平成废物:快乐教育的后果,日本替我们试过了



文/编辑:豆爸



4月30日,日本明仁天皇正式退位;5月1日,日本启用新年号:令和。

平成时代终结。

从1989年到2019年,这个用了30年的年号,留给日本人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。

平成时代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名词有:房价崩盘、失去的十年、增长停滞、低欲望社会、记不住名字的首相们、3.11大地震、福岛核泄漏……以及我们今天重点要说的——平成废物

平成废物源自军迷们流传的一个典故:

据报道,在一次陆军演习中,一辆坦克的车长趁着休息时间用坦克内的显示器放动漫打发时间,被抓到后上司训斥他说:“这样怎么和中国开战?”

结果他说:“如果我们陆军都和中国开战了,那说明我们的空中和海上自卫队都已经完蛋了,我们还是直接投降比较好吧!

但这个词早已走出军迷的范围,成为全世界嘲笑这一代日本年轻人的梗。之所以这一代人被称为废物,是因为他们表现出的某些共同特点:

他们纵情享受当下,不关心明天和未来。

他们只关心“以自己为圆心,半径3米内的事情”。

他们不想工作、不愿奋斗,连恋爱都懒得谈。

他们沉迷于动漫、游戏、爱情动作片,能靠幻想解决的问题,绝不付诸实践。


总之,这是一代及时行乐、没有欲望、追求像猪一样生活的死宅。所以也被称为“平成养豚”,或者“宽松世代”

平成废物们是怎么炼成的?从社会背景来说,经济低迷、少子化、老龄化都是推手之一,但最直接的推手,则是“宽松教育”的盛行。

昭和时代和平成时代的征兵广告

日本政府从2002年开始全面推行“宽松教育”,内容包括降低课业难度,减轻学生负担,不公布成绩,不对学生进行排名,学习内容减少三成,上课时间缩减一成,等等。

是不是很眼熟?没错,就是减负。


宽松教育的理论基础当然很“坚实”,说出来绝对政治正确:

出于对填鸭式教育的反省和国际教育形式的判断,日本政府认为应该培养创新型人才,即从知识教育向创造力教育、创新教育的方向转型

说得很好,我们来看看实施后的结果吧。

宽松必然导致松懈

日本教育学会会长广田照幸曾说:

宽松教育急切地追求创造力的培养,但忽略了创造力产生的前提:基础知识的积累与巩固

是啊,我们一直在说,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、创新精神,但创造力和创新都是教育的结果,而不是过程。

所有的创造力都必须扎根于基础知识,才有可能产生,否则,让孩子随意地发挥想象力,那结果说好听点是空中楼阁、纸上谈兵;说难听点,就是会培养出一堆民科和只会夸夸其谈的废物。

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(OECD)从2000年起开始举办国际学生评估项目(PISA)。日本第一次参加时,成绩不错:数学第一、科学第二、阅读第八。

宽松教育实行后,2003年日本第二次参赛,成绩已经变成了:数学第六、阅读第十四。

所谓的宽松教育,在实施过程中,必然演变成松懈教育。

因为现代知识的学习,本身就是一个反人性、反惰性的过程。

日剧《宽松世代又如何》中有一句台词:

在原始社会,一个人需要学习的知识就是在周围五公里内,有哪些东西可以吃,有哪些危险需要规避。

几百年前,我们还有牛顿这种无所不知的科学家;几十年前,人类还可以看到爱因斯坦这种科学大神。

而现在,每一个领域都被细分成了无数个微小的细节。如果说人类的知识像地球这么大,那么一个博士的研究工作,也只能给这个超大的球,拱出一个针尖的新知识。

我们生活的现代社会,是一个信息爆炸和知识极大细分的时代。我们当然不必强求孩子成为爱因斯坦,但目前学校教育中的语文、数学、自然、地理、历史、英语、物理、化学……只是知识海洋中最基础、最本分的通识。

在现代社会里,如果连这些通识,都要给孩子打折、减负,那么在这个人工智能都要到来的社会里,他们将来何以立足?

而我们还没有说那些学校教育之外的、同样需要孩子了解的知识:社会学、心理学、人际交往、协同合作、口语表达、抗压能力……

于是,日本政府给孩子减负了,培养出了废物的一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


宽松教育更不公平


宽松教育减少了学校教授的内容,降低了学习难度,于是,每个孩子都能考100分,家长老师都很高兴,但事情到此结束了吗?当然没有。

因为教育资源始终是有限的。想让孩子上名牌大学、出人头地,还是要去争夺那极为有限的招生名额。

所以,有能力的家庭就让孩子通过私立学校、补习班、游学班、素质班,提升将来的竞争力。

而那些享受到了宽松教育的快乐的孩子,他们的业余时间,真的会像政策制定者希望的那样,去发展个性教育吗?

也许有,但肯定百中无一,绝大多数的孩子,会把宽松和快乐的时间奉献给玩耍、游戏、互联网。

于是,阶层就此分化。一部分孩子在学校减负、在校外增负,获得社会竞争的优势;一部分孩子真的减负了,却可能在各方面都全面处于劣势。

日本文部省的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:在大学入学考试中,私立学校的学生成绩比公立学校的学生明显高出一大截。

钱文忠教授说:

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?我实在想不通,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?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,这是不言而喻的……但是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对孩子不停地让步,给孩子更多的快乐,给孩子更多的游戏时间。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教育?

在《灌篮高手》中,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情节:为了参加考试,几个人熬夜复习。

而现在,实施宽松教育的日本学校里,半个下午都是社团活动,大家玩得都很开心。

学校可以宽松,社会呢?

童年的开心就是一辈子的快乐吗?

宽松教育、快乐教育的最大问题在于:它只可能适用于学校,而不适合这个社会。

学校可以不公布分数和排名,但企业不会迁就能力不行的员工。最近马云、刘强东的996、“不是我兄弟”言论,都已明确表明,资本是赤裸裸的,它是要求员工竞争的,没有能力的人将会被社会淘汰。

学校可以让孩子快乐就好,但社会不会。进入社会之后,上级领导不那么在意你快不快乐,只会在意你能不能干。那么多的企业,都把“抗压能力”注明在招聘启事中,是为了看员工“能抗多少快乐”吗?

童年时代的学校教育,包括家庭教育,都不是孩子的终点,而是他们人生的起点。

而快乐教育、宽松教育,是把孩子的起点,建在了一堆沙滩上,一场大风、一次海浪,就足以摧毁宽松教育的全部“成果”。

目前的这个社会,还不会以“宽松”和“快乐”为主题。

宽松教育,只能让0-18岁的孩子开心快乐,但之后,他们18-80岁的这段漫长的人生里,谁来让他们宽松?

尤瓦尔·赫拉利在《今日简史》中写道,随着人工智能、精密算法、大数据等技术演进,人类将诞生一个庞大的“无用阶层”。因为,有了这些科技和算法后,有一些人,必将“毫无用处”。

你猜猜,到时候最先被淘汰的是什么人?

宽松教育的目标(培养创造力、创新型人才)当然是没有问题的,但宽松教育的具体措施和教育结果,却几乎一败涂地。

最终,日本十几年宽松教育的结果,就是培养出了这一代及时行乐、逃避责任的年轻人。

他们没有错,他们只是适应了这个规则而已。但他们被人称作废物的时候、被同事瞧不起的时候,没有人能代替他们承担,只有自己承受着。

日本政府发现宽松教育并不能培养高素质人才,于是时任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的驰浩,在2016年5月10日宣布,日本将实行“去宽松教育”,朝着“教育强劲化”的方向发展。

也就是说,日本将与“宽松教育”诀别,不再强推减负措施。

而我们,却正在朝着这个已被试验过一遍的方向,大踏步前进。

▲J.D.万斯,《乡下人的悲歌》

《乡下人的悲歌》一书中,作者J.D.万斯出生于一个贫苦小镇,通过苦读考入大学,最终实现人生逆袭,在硅谷拥有了一份事业。

他衣锦还乡之时,看到自己的儿时伙伴们,很多都陷入了贫穷、酗酒、精神创伤、药物滥用的悲惨境地。

我每次回到家乡,都会对此深有同感。我当然没有万斯那么高的成就,但目前的生活状况,已经是我拼尽全力苦读的结果。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却也常常后怕,觉得真是侥幸。


在日本和美国这种发达国家,即便你真的沦落成底层,社会保障也能让你过上一份还可以的死肥宅生活。

但在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,最底层的生活状况可不是宅就可以解决的。

豆爸和豆妈我们俩,是211的本科、985的硕士,我们目前的工作成果、人生思考,完全得益于之前20多年的辛苦读书。

我也是一个爸爸,我和所有家长一样,希望孩子能快乐地长大。但就像那句俗话说的,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

我不仅希望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,还希望豆豆在将来的工作和生活中,能有一定的竞争力,能在社会上立得住。不必闻达于诸侯,但也不要被时代的车轮碾压而过,如同蝼蚁。

为此,在对他的教育过程中,不可能全是快乐,必然会有痛苦。

我会尽自己的最大能力,调动全部的知识储备和方法论,为他学习的过程减少些许痛苦,但我必须要让他知道:教育,不可能没有痛苦、只有快乐。

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,标题大概是“你们都去快乐教育吧,我就是要让我儿子上名校”。

我还看过一篇文章,“把小孩当植物来养,我的日子好多了”。(关于这个说法,我们公号发过一篇回应:把孩子当植物养就好了?真正养植物的我来告诉你,这种想法有多么不靠谱)

这是两种极端,本质上都不可取,但如果非要在这两个选项中间选择一个的话,我倾向于选择“让我儿子上名校”。

这样,他的18岁之后的人生,才有更多可能。


参考资料:

钱文忠,《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,请别再对孩子让步》,钱文忠在“第三界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”上的演讲。

深焦DeepFocus,《平成:我们的时代,即将结束的时代》。

2ch网,《馳文部科学相は、改定作業を進めている次期学習指導要領に関連し、授業内容や時間を減らした'ゆとり教育'との決別を明確にする見解を近く公表する方針を固めた》。

《日本告别宽松教育,宽松教育真的失败了吗?》,原载于《上海教育-环球教育时讯》2017年6月刊。

大前研一,《低欲望社会》《低智商社会》。

尤瓦尔·赫拉利,《今日简史》。

J.D.万斯,《乡下人的悲歌》

本周微课

识别图片二维码即可一键下

星标亲子学乐  精彩不会错过

赐稿邮箱 :yizhang@chapterculture.com

豆爸个人微信 :chapterculture2018


好看就要点一下「在看」

平成废物:快乐教育的后果,日本替我们试过了

文/编辑:豆爸月日,日本明仁天皇正式退位;月日,日本启用新年…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对孩子不停地让步,给孩子更多的快乐,给孩子更多的游戏时间。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教育?在《灌篮高手》中,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情节:为了参加考试,几个人熬夜复习。而现在,实施宽松教育的日本学校里,半个下午都是社团活动,大家玩得都很…yizhang@chapterculture.com豆爸个人

手游出海全球七大市场,你真的了解目标玩家的偏好品类吗?

日本、美国、印尼、土耳其、德国、墨西哥与俄罗斯,是游戏出海重…市场中表现不错,上榜收入 的产品中,多个品类下均有国产游戏的身影,尤其在策略类游戏中占比最多。 可以发现,策略类游戏在德国占据了非常高的比重,中国出海游戏选择打入这块市场,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考虑到竞争趋于充分,针对德国当地玩家偏好的题材,…戏明日方舟|全战三国|中国游戏圈多现实如果你认为写得好,不妨

为何瑞典成了孕育精品游戏的热土?

@这里是瑞典 ?? ? ? ? ? ? ? ollowloc…活力,新公司获取执照也变得便利许多。 年代保护本国企业不被外资收购的条款也被放宽。瑞典向海外打开了市场,越来越多的外资入主了本国成熟的初创公司。、assive、ojang 先后被 、维旺迪/动视/育碧、微软高价收购,得到的支持也日益稳固,扩…,却是瑞典游戏人才的主要培养基地,还是每年 月瑞典游戏开发

公司面试要求打麻将,太欢乐了吧!网友:你敢胡嘛?

近日,成都刘乐(化名)向记者爆料,自己最近应聘了成都一家公司…办?就算会打那再问一句你敢不敢胡?网友们纷纷支招打麻将面试到底靠不靠谱?网友们普遍还挺认同事后,记者联系到了该企业的张经理,他表示打麻将是因为工作环境需求,公司在成都,许多客户都喜欢约打麻将,希望销售员工能参与,跟客户拉近距离。另外,他认为…件事环卫工停留分钟手环就报警喊“加油”?回应来了好物?|?掌

旺道:深圳沙井哪里有游戏编程设计培训机构?

以前读书的时候,读不进,一看书就想睡觉,自然也没有考到好的学…,以后找到工作了,按月还。这不是侮辱我的智商么,不就想骗我去贷款,中间的猫腻还真不是两句话可以说完的。深圳沙井想学游戏编程开发的看过来~找来找去,找到快要漰溃的时候,终于找到一家可以学游戏编程的了。是深圳沙井一家星爵游戏开发公司,他们公司专…的定位,换一种“加速度式”的技术,完成自己有房有车的梦想。有